医学研究论文写作之树立对科学负责的态度

科学工作中有时会无意识地犯错误,对这类错误公开承认,知错就改,就是负责的态度,很少会受到同行的责备闷。但有些错误则是粗心大意造成的,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这类错误照样会贻误读者,甚至带来很大损害,因此必须从对科学负责、对读者负责的高度来严肃对待。
马克思对待科学和著述的强烈责任心和认真态度,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保尔·拉法格回忆说”马克思对待著作的责任心,并不亚于他对待科学那样严格。他不仅从不引证一件他还未十分确信的事实,而且在他尚未彻底研究好一个问题时他决不谈论这个问题。他决不出版,一本没有经过他仔细加工和认真琢磨过的作品。他不能忍受把未完成的东西公之于大众的这种思想。要把他没有作最后校正的手稿拿给别人看,对他是最痛苦的事情。他的这种感情非常强烈,有一天他向我说,他宁愿把自己的手稿烧掉,也不愿半生不熟地遗留于身后。”拉法格还写道”马克思永远是非常认真慎重地工作。他所引证的任何一种事实或任何-个数字都是得到最有威信的权威人士的证实的。他从不满足于间接得来的材料,总要找原著寻根究底,不管这样做有多麻烦。即便是为了一个不重要的事实,他也要特意到大英博物馆去一趟。反对马克思的人从来也不能证明他有一点疏忽,不能指出他的论证是建立在受不住严格考核的事实上的。”(《保尔·拉法格等.回忆马克思恩格斯》,人民出版社1973 年版,第11-12 页)正因如此,他的著作的生命力经久不衰。《共产党宣言》发表至今已整整150 周年,人们仍认为它不仅是社会主义革命的蓝图,同时也是对资本主义实际上如何运作所作的精辟分析(参考消息1998 年2 月27 日刊载路透社伦敦2 月25 日电)。
我国老二代著名医学家同样也为我们提供了对科学论著认真负责的范例。著名内分泌学家朱宪彝从事著述总是字斟句酌,反复推敲。他常说”发表论文不是为了炫耀自己,而要经得起科学的检验。”问著名内科学家林兆蕾不论是撰写科学论文或参考书,总是自己动手,反复修改3 定稿后,还亲自香写:极少让人代劳,连、汉字简化、标点符号都力求符合规范。他的字迹工整,一笔不苟。修改下级的文章时,他同样认真负责问。著名内分泌学家刘士豪进行科研工作,从素材整理、数据计算、图表绘制到文稿书写等都是亲自动手,字迹工整,图表消晰美观,文字流畅精炼,使手下人员得益非浅。著名血液学家张之南讲他自己的经历说:”1956 我在中华内科杂志发表的第一篇论文,经张孝蓦老师反复修改后,投出之前还重抄了三次,缘由是稿纸上涂改了三处以上,而涂改的主要原因是发现自己写了错别字。从此以后,一本小学生用的‘新华字典’、一本‘英汉小词典’永远放在我身边,以便选字、笔画、拼音没有把握时随时查阅”。
科学论著中的粗制滥造,有时不仅是由于疏忽大意,而是出自私心或屈从于压力,例如为了增加论著数量而一稿多投;或者将完整的科研结果分割成最小可出版单元( “least publishable unit”)去发表等等。实际上”这种为应付那种压力而牺牲质量的作法,很容易产生反作用。劣质研究的长长出版物目录,不能带来名誉。具有发表质量可疑的工作名声的科学家,将会发现同事们用怀疑的目光,看待他们全部的出版物。”国外一些单位或机构为强调质量的重要性,已经对政策作了一定调整,对与任命、晋升和资助相关的评议中只参考其有限数量的论文。例如哈佛大学医学院1988 年规定,申请提职者应选出最佳论著供评审,提升正教授不超过10 篇,提升副教授为7 篇,提升助教授为5 篇。1986 年NIH的前副院长DeWitt Stetten Jr. 在给Science 的信中建议,提名诺贝尔奖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只需提供12 篇论文。

2015-11-24T11:04:55+00:00 November 30th, 2015|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