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主要是以其意义系统来让人产生美感

因为文学主要是以其意义系统来让人产生美感的,使字面义和语音构成的语言平面转化为字面义和联想义构成的艺术平面,而字面义和联想义的结合,从古至今都是个性的。它体现经验的相互关联为基础的思维间的联系,其编硝是自然形成的。共同的经验可构成共同的编码,非共同的特异经验构成个体编码。所以因个人的素质、经历、审美趣味、学识修养和人格高下的不同,字面义和联想义之间的组合就会形成各种不同的内涵,呈现各自不同的意义空间。如“爱情”这个词在向一语;言共同体中虽然具有共同的认知性字面意义,但作为具有个性的认知意义的词,每个人的经验感知却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一个人的感知件“联想义”又多不同,故而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千个人眼小有一千个“林篱玉”,一千个人眼中省一干个“贾宝玉”。在文学艺术的表现手法上,尽可能多地扩展它的联想义,并且使语音的音乐表现力和联想义的绘画表现力高度结合,语言的“逻辑推理性”这才转化为“造型画面性”而与情感的物化形式形成一一对应关系。这在诗歌的话言艺术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如张若求的《春江花月夜》.我们可以先看看它其小的菜些诗句:“存江潮水连海平,悔上明月共湖少。湘湘随波千万里,何处存江五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冠。”这里并不是简单的字面义的相加,而是迥过多种意象的组接和重叠造成语言表达上的声色俱住的独特效果,溢出的是悠悠悲戚的千古情怀。纳绵而富有韵致,流畅而富有灵动感。这充分表明了诗歌不能论释的原因.因为诗歌展示的不是逻辑怠义,而是联想义和语义结合的造型意义。

2015-10-19T15:06:08+00:00 October 23rd, 201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