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常语言的艺术化

语言表达除了它基本的要求,如词语的准确、贴切、简洁之外还必须注重它的艺术效果。运用修辞是达到这种艺术效果的根本方法。修辞学家张弓提出过“寻常语言的艺术化”这个概念,为修辞界广泛接受。它指的是一些寻常的语言表达式在不寻常的用法小却获得了不寻常的效果。“寻常语百的艺术化”无论是指修辞方法,还是抢修辞效果,都具有以下特征:寻常语言的不寻常用法;与当前语境的密切关系,脱离语境则不复存在;语言涵义极其丰富、生动和活跃。艺术化修辞力法有两种基本类型:

    1.规范语言的涵义丰富化

即向语的意义、色彩、风格、用法都完全符合规范、平白如画。如: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诗人塌极其简沾、疏淡的笔墨为我们勾勒了一幅“释外愁梅图”:冷落残破的挥站,荒芜沉寂的断桥,迷隘的兽色。可这寻常语言的不寻常织接,构成了“愁”的意境:诗中的梅寂寞、孤独、愁苦,而又气质简洁、刚毅不阿。联系陆游写这首涛时的时代背景,又暗示了诗人驾志不移坚持抗战的精神,他不与投降派同流合污而备受排挤,他亭怀壮志而无以施展。他只能北望失土而膀然神伤。纵观全疗既儿精巧华丽的问藻,办无奇特惊心的辞格,主要靠“寻佾语言的艺术化”的修辞于段,激话语词的涵义,取得较好的艺术效果。

    2.人物语言的个性化

人物语言是一切文学作品中最常见而又最能反映让会现实的要素。人物语言的运用状况常常是修辞艺术拌坏的突出表现。修辞活动中的人物治言既要符合。常生活中人物话占的真实性效果.同时义要勺日常生活中的人物语;拉开一定的距离。即:要进行“艺术化”的处理,这样才能进入“关”的境界。要做到达两点要求,就要使人物的语言具有“个性化”。鲁迅的小说《祝福》中写到样林嫂在他的儿子阿毛被狼叼走了之后,一再重复这样一句活:“我真傻,真的。”这非常符合旧中国被压迫被奴役的妇女形象。他们在从夫从于观念的驱使下,内心早已失去了自己,既然失去了儿子,自己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这句话恰好是表现了样林嫂内心的极端麻木痴呆,是人物个性化的真实表现。

2015-10-19T15:03:54+00:00 October 23rd, 201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