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当事人如何做主?

每个人的教育效果如何最终是由自己决定的,所以作为社会存在的教育其存在状态如何,坚守我的教育我做主是一条真正对自己负责的底线。长期以来,教育管理者和教学人员僭越了教育当事人的不少权利,教育当事人的教育权利意识尚未觉醒,也缺乏维护和有效使用自身教育权利的能力,以致培养出大量被动型人格的人。人本教育需要创造或自觉选择自由自主的环境,使自己处于觉醒状态,维护并有效运用自己应有的选择权。需要学会在多样性中选择而非跟随,寻找自己的成长路径,生成自己有效的学习方法,充分利用自己可用的教育资源,找到并拥有自己的灵魂处理好万物与自我的关系,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向着自己的人生目标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不少人谈到当下的教育,总会数出诸多不是。其实,当下教育的不理想每个当事人都有一份责任。面对问题成堆的教育,家长和学生本人究竟有没有选择?有人把当下的公共教育比作一块覆盖了全国的巨型蛋糕,蛋糕的供方唯独一家、而每一位受教育者只是这块庞大蛋糕上的蚂蚁,甚至连螳螂都算不上,靠蚂蚁改变蛋糕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不吃这些蛋糕就会被饿死。

2018-01-29T16:03:45+00:00 March 1st, 2018|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