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研究论文写作之文献资料的利用

“阅读是积累的重要途径,但积累决不是阅读的最终目的,阅读、积累的最终目的是创新”。本节主要从创新的角度探讨文献资料的利用。
一、创造性思维的信息触发:
创造性思维具有认识过程中不完全的逻辑性一一简化或压缩了的概念、判断与推理;又有认识方法上的模糊性一一带有浓重神秘色彩的想象、直觉与灵感所形成的顿悟。而这些无不以积累的知觉材料作为基础,以接收外部信息刺激为触发点。作为触发点的外部信息,可以是阅读文献中所获得的启示,可以是工作中所遇到的现象、难题,可以是听人讲述的一则信息、一个故事,也可以是再现记忆中的某一想法、某一念头。由它们诱发了人的思维沿着某一线索或某一方向发展,不仅使思维由潜意识状态进入显意识状态,而且使积累中的相关知识、信息由相对的静止状态激活为流动的感性化状态。
二、信息的应用与增值:
信息只有有效地加以利用,解决了实际问题,才能体现出其应有的价值。英国哲学家培根的名言”知识就是力量”也是以知识的应用为前提的。同样的一则信息,如”某种药物可以治疗某种疑难疾病”,读后不以为然,未予以重视,更谈不上应用,那么其价值也就未能体现出来。反之,如果对这一信息经过分析、判断,最后应用到临床上为病人解除了病痛,才真正体现出其科学价值所在。
不仅如此,作为知识和信息的价值还会因为被利用的层次和水平的不同而呈动态性的增长变化。例如,同是上述那一则信息,可以简单模仿照搬用于临床,起到治病救人的作用;也可以藉此考虑与其它疗法伍用以提高疗效;更可以由此而启发灵感,研制出一种疗效更为理想的新药。同一则信息在利用上的三种不同层次,其结果和效益大相径庭。因为”信息优势的内涵已经从信息的掌握改变为信息的利用,也就是说,谁能迅速而有效地开发利用信息,谁就掌握了成功的秘诀和行动的主动权”问三、信息的综合也是创造:
一提到创造,人们立即会想到通过观察和实验等科研活动所进行的发明创造,其实,信息的综合也是创造。很早以前恩格斯就曾指出..格罗夫一一不是职业的自然科学家,而是英国的一个律师一-仅仅由于整理了物理学上已经达到的各种结果,就证明了这样一件事实:一切所谓物理力,即机械力、热、光、电、磁,甚至所谓化学力,在一定的条件下都可以互相转化,而不发生任何力的损耗;这样,他就用物理学的方法补充证明了笛卡尔的原理:世界上存在着的运动的量是不变的”(自然辩证法上人民出版社1971 年版,第14页)。恩格斯把他的贡献与物理学家迈耳、焦耳相提并论,说明对知识的综合整理同样也是科学研究。在当今信息时代,这一类工作显得更加重要。
1.科学需要综合:
“近代科学方法是从古代唯物主义发展而来的,近代科学的这种只重分析与实验的方法,在生物学的研究中,把生物解剖得越来越细,近四五十年更是攻打到分子的层次,我们可以把生命现象分解为分子与分子的相互作用,现在已取得了伟大的、惊人的成就,建立了分子生物学。但在这一发展面前,也有许多生物学家感到失望,我们知道得越多、越细,反而失去全貌,感到对生命的理解仍然很渺茫”闹。这段话揭示了近代科学研究中存在的以单一、线性、封闭为特点的思维方式的弊端,说明了系统综合的重要性。系统综合,除了方法学上的相互渗透、交叉、借鉴以外,主要是指针对某一论题、某一领域的相关知识、信息等进行系统的分析、综合,以达到理论认识上的飞跃、升华。一个学科的发展,总要经历数据积累与理论综合这两个阶段。没有大量的知识、经验、数据这些必要的思维素材的积累,无法进行理论上的高度抽象、概括:而没有理论上的综合,也就没有这一学科的成熟与发展。
以网络化为标志的现代化信息手段为系统综合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方便条件,”利用大量现存数据进行理论综合的时机正在生命科学领域逐步成熟。理论综合既是生命科学突破的希望所在,也是我国学者奋起的契机”。
2. 综合生成创新性信息:
对信息进行系统综合,是基于信息的可重组性和可复合性的本质特点,按照其内在的有机联系进行选择、重组、整合, 并运用判断、推理等逻辑思维方法,将信息中包含的知识与头脑中已有的知识同所要解决问题之间建立起判断思维联系,”把众多判断串联成整体,从而完成从已知到未知的情报推理思维过程”问。这一综合过程,既不是抛开原有文献资料的重新创造,也不是对原有知识、信息的一种简单汇聚,而是溶入人的智慧后产出的具有创新性的新信息。这里所讲的”新”,在于揭示事物或现象间的新联系,提出了新的见解。通过观察和实验发现新的事实,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但真正意义上的科学研究不能只停留在对事实与现象的描述,而应当去挖掘隐藏在现象深处的东西间。因而这种综合创新的意义决不逊色于观察或实验研究。

2015-11-24T10:52:45+00:00 November 26th, 2015|技巧|